快速赛车走势图预测|快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聯合時報》胡可一:借助智能制造 增強船海產業核心競爭力

來源:2019-04-02《聯合時報》 發布時間:2019-04-02

  ■我國船海工業只有走“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并行推進”的“雙通道”創新之路,才能盡早實現中國制造業智能化轉型。一個通道是船型研發和工藝工法的創新能力,另一個通道是三維“數字樣船”為基礎信息化拓展應用能力。兩個通道是一個動態聯動的過程,任何一個通道滯后都會讓企業在智能制造的路上走不快走不遠

  ■不同船海企業的產品構成、所處的環境和自身情況存在較大差異,發展階段和實際痛點也有所不同,導致各個企業之間的成功經驗和模式難以快速復制。因此,發展智能制造不能“一刀切”,要結合企業發展需要,實事求是地探索適合企業實際的智能化轉型路徑

  ■胡可一全國政協委員、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

  船舶工業和海洋裝備制造業是為水上交通、海洋資源開發及國防建設提供技術裝備的綜合性和戰略性產業,是國家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實施海洋強國戰略的基礎和重要支撐。當前,隨著智能制造的逐步推進并向“中國制造2025”的核心目標穩步逼近,船海工業也朝著旨在“設計數字化、信息集成化、船型智能化、建造自動化和管理精細化”的智能船廠方向發展,進一步促進我國海洋裝備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

  當前,我國船海行業的智能制造和智能船廠建設總體上還處于起步階段,與發達國家相比,在物聯網的應用、智能化建造水平、數字化設計支撐能力、生產管理的智能化管控等方面尚存在著較大差距。若對比工信部2016年發布的《智能制造發展規劃(2016-2020)》中的定義:“智能制造是基于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與先進制造技術深度融合,貫穿于設計、生產、管理、服務等制造活動的各個環節,具有自感知、自學習、自決策、自執行、自適應等功能的新型生產方式”。船海行業智能制造的差距更大。

  為保持我國船海產業核心競爭力,推動船海產業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可采取以下措施:

  針對船海工業的特點,制定智能制造的頂層規劃。船海工業是典型的離散型制造業,按訂單生產、多品種小批量、體積重量大、在建造過程中變化大修改多。從建造的大流程特征上來看,需要很大的柔性,不利于流水線式的自動化生產,但在單個流程上有一定的共性。因此,船舶行業的智能應該針對此特點和行業的個性,進行智能制造的頂層規劃,鼓勵船企在單個流程、制造單元、車間進行試點和對柔性化舾裝模式的探索和流程再造,國家和集團公司、地方輔以一定的配套和支持政策以及產學研合作的模式。同時,智能制造是企業脫胎換骨的自我提升過程,需要改造的力度巨大,更不可能一步到位。要一步一步探索、分階段和分層級推進,注重形成可復制、可移植和可推廣的模式。

  堅持走“雙通道”智能制造的創新之路。工業發達國家發展智能制造力走的是從數字化到網絡化再到智能化的“串聯式”發展路線。如果我國也走順序發展的老路,那就無法在較短時間內完成“換道超車”的歷史使命。我國船海工業只有走“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并行推進”的“雙通道”創新之路,才能盡早實現中國制造業智能化轉型。一個通道是船型研發和工藝工法的創新能力,另一個通道是以三維“數字樣船”為基礎信息化拓展應用能力。兩個通道是一個動態聯動的過程,任何一個通道滯后都會讓企業在智能制造的路上走不快、走不遠。

  要充分激發企業的內生動力。企業推進智能制造的動力既來自國家戰略推動,更源于企業內需驅動。但不同船海企業的產品構成、所處的環境和自身情況存在較大差異,發展階段和實際痛點也有所不同,導致各個企業之間的成功經驗和模式難以快速復制。因此,發展智能制造不能“一刀切”,要結合企業發展需要,實事求是地探索適合企業實際的智能化轉型路徑。首先必須認清船海企業所處的位置、船型產品的構成和自身擁有的實力,厘清現有條件下哪些目標是可達的,哪些是未來可行的,哪些還處于設想狀態。然后再評估企業在通往智能制造道路上所要達到的層次,擬定最適合企業的路徑和方法,最后搭建起“總裝廠智能化制造+分包廠專業化和自動化生產”的框架,分析自身的核心要素,并由此引導出符合實際的智能化轉型路線和節奏。

  加快建設船海工業智能制造發展生態環境。一是大力發展和移植適用于造船行業的智能制造裝備和智能控制系統。二是強化造船和智能制造復合人才的培養。建立智能制造人才培養體系,加快培養急需的高端專業技術人才與具有運行和維護關鍵智能設備的一線人員。三是鼓勵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開展跨領域、跨行業協作,加快系統解決方案迭代創新與服務模式創新,使一些通用制造業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移植到船海行業。

  充分重視三維電子模型在智能制造中的核心地位。從現有船舶設計的模式來看,智能制造的數據模型主要來自數字化設計的電子模型。前期基本設計階段是以二維設計為主,中后期的三維電子模型設計軟件主要是國外的,經二次處理后的數據通用性和可逆性差,在整個設計數據鏈上無法實現單一可行的數據源。只有洞悉關鍵的數據關系,建立單一數據源,才能搜集完整和高質量的數據,將其作為模擬仿真、動態感知、實時分析、自主決策、精準執行等智能制造的實施保證。

快速赛车走势图预测 足球竞彩 所谓棋牌下载 3d排列三稳赚秘笈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 必赢彩票网 斗牛看牌抢庄技巧攻略 龙门加拿大pc蛋蛋28计划 斗牛棋牌游戏 彩票网站名称 即时比分手机